旅法华裔音乐家果敢:二胡艺术“传道士”的中国梦

中新社广州6月1日 中新社记者 郭军


  在近期举办的2014年“中法文化之春”交流活动期间,中新社记者采访了著名的旅法华裔二胡演奏家果敢。他表示,自己一直都有一个中国梦,希望将中国传统的二胡艺术传向世界每一个角落,他自己也正朝着这个梦想一步步地去努力。
  十多年来,果敢就像一个坚定的二胡“传道士”,行踪遍及80余国,演奏二胡艺术逾两千场,出版专辑CD近50张。

       他曾在纽约卡内基大厅、纽约林肯大厅、芝加哥交响乐大厅、日内瓦皇家音乐大厅等世界著名音乐厅演出,曾与法国巴黎歌剧院交响乐队、纽约交响乐队、布拉格交响乐团等合作演出大型音乐会,还曾与著名钢琴家郎朗、伊万·卡萨尔、法国小提琴大师迪迪埃·洛克伍德等多次合作。
  回首14年前初到法国时的情景,果敢坦言“不容易”。当时举目无亲,语言不通,为了生存,他在电影里做过群众演员跑过龙套,还做过时装模特、人体彩绘模特,“算是为艺术打工吧!”
  从沈阳音乐学院二胡和打击乐本科毕业后,由于法国的音乐院校里没有二胡专业,果敢选择在法国学习爵士打击乐。硕士毕业后,他开始在当地华人圈子里演奏自己喜欢的二胡。
  “后来我觉得这样还不够,毕竟我是在法国,我要做更多的对外宣传,把中国的艺术介绍给法国人和欧洲人。”果敢说。
  果敢下决心打入当地的主流音乐圈。2003年、2004年左右,他参加了许多重要演出。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戛纳电影节上,与电影《情人》和《英国病人》作曲家的合作经历。自那以后,果敢进入电影圈,做了大量电影音乐,并通过电影音乐圈逐渐为法国人所熟悉。
  此后,演出越来越多,跟著名乐团的合作机会也越来越多。最难忘的是与巴黎歌剧院交响乐团在巴黎最大的剧场连续演奏10场。
  “我拉独奏,他们给我伴奏,一个二胡和大乐队的交响诗。”果敢回忆道:“当时的演出场面很震撼,追光打在我身上,光头、白袍的形象让人印象非常深刻。”演出结束后,观众和媒体反应非常热烈,“中国的二胡国王”、“二胡大师”等称号开始频频见诸当地报端。
  “随着演出越来越多,观众越来越喜欢,我就觉得应该把二胡作为我一生的职业和使命。”果敢说。
  职业音乐家的道路很艰辛,而且存在一定的风险。“在法国专业拉二胡的前前后后有8个人,弹古筝、琵琶,吹笛子的就更多。但还没有一个人像我这样敢把中国民族乐器当作职业来做。”果敢说,“大家都是平常业余玩一玩。因为在国外重要的是生存,谁也不敢冒险把民族乐器作为一种职业”。
  果敢表示,自己选择职业音乐家的道路跟父亲的教导有关系。他的父亲是沈阳音乐学院民乐系主任、著名二胡演奏家果俊明。果敢4岁开始跟着父亲学二胡。“你一生总得选择一个你自己要做的事情。”父亲总是这样教导果敢。随着阅历的增加以及业界知名度的提升,果敢觉得自己有责任在欧洲推广中国传统艺术,而且这个责任越来越大。
  “法国人开始时对二胡只是好奇,后来因为我演出多了,粉丝多了,他们渐渐发自内心地喜欢上了二胡。”果敢表示,“让法国人接受我们的艺术,对我来说没有什么门道,就是需要一场场演,演出多了,传播广了,才有今天。”
  今年是中法建交50周年,果敢希望能够透过“中法文化之春”活动做更多音乐会,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的二胡艺术,推动中法两国音乐艺术交流。
  他也认为,在海外推广中国传统艺术,光靠一个人的力量还不够,“中国传统文化要融入国外的主流圈子,需要国家、政府、艺术家、企业家共同努力才能成功”。(完)

 

转载自


http://www.chinanews.com/zgqj/2014/06-01/6234767.s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