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二胡在法国的一个标志——访在法二胡演奏家果敢 新华网

新华网巴黎2013年4月27日电(记者唐霁)光头、一袭中式长袍、一把二胡,这是在法二胡演奏家果敢给人留下的深刻印象。在法国媒体的眼中,他已经成为中国二胡的一个标志,法国《孚日早报》2011年曾为其演出撰写专题文章《果敢,中国的二胡国王》。 果敢即将参加在法国阿讷西举行的“果敢和阿尔卑斯新爵士”演奏会,临行前在巴黎接受记者采访,向记者讲述...了一个中国传统乐器演奏者如何在法国摸爬滚打、在欧洲音乐市场中开辟一片天地的故事

 

果敢自幼随父亲、中国著名二胡演奏家、教育家果俊明学习二胡。他在沈阳音乐学院学习期间,曾举办鼓与钢琴爵士音乐会,这对于他以后探索创新二胡的演奏形式有很大启发。 初到巴黎闯天下的果敢无亲无友,语言不通。为了生存,他在电影里跑过龙套、当过时装模特和人体彩绘模特。开始他在华人圈里拉琴,后来逐渐被法国音乐圈所熟悉和欣赏,慢慢进入主流音乐圈。

中国传统乐器二胡如何打动欧洲观众?果敢认为这是自然而然的事,比如他演奏比较多的曲目《二泉映月》。“这个曲子你一拉,就有人情的凄美和辛酸在里面,这个感受不仅亚洲观众,欧洲观众也能听出来,音乐是无国界的,会感动人。音乐就是一个人对一个人说话,是叙说、是交流。靠音乐,你的人品和音品会感动别人,”果敢说。 在欧洲闯荡10多年,果敢坚守中国传统的二胡艺术,出版40多张专辑,足迹走遍世界70多个国家,演出近2000场。他曾在纽约卡内基大厅、纽约林肯大厅、芝加哥交响乐大厅、日内瓦皇家音乐大厅、巴黎沙特莱音乐厅等世界著名音乐厅演出,也曾与法国巴黎歌剧院交响乐队、纽约交响乐队、布拉格交响乐团等合作演出大型音乐会,还曾和著名钢琴家郎朗、伊万·卡萨尔、法 国小提琴大师迪迪埃·洛克伍德等多次合作。 谈到自己成功的道路,果敢说:“我先打入法国的电影音乐市场,然后进入音乐圈,刚开始也是在华人圈里演奏,但我内心很坚定,一定要打入法国音乐圈。一场一场演出的积累,逐渐被法国音乐圈所关注。其实,法国音乐圈也在不断寻找中国元素,这是一个相互发现的过程。” 果敢谈到自己多年奋斗的体会是:“在欧洲,音乐要当成职业来干,要执著地坚持,否则音乐家很快就被边缘化了。身边有很多音乐人坚持不下来,转行了。” 果敢认为,在欧洲音乐圈立足,必须做大量扎实的基础工作。比如他在巴黎音乐厅的乐器博物馆做音乐普及工作,连续6年为孩子们义务演奏,拉二胡,介绍中国传统音乐和乐器。他还多次参加联合国在非洲和亚洲的义演。 “在欧 洲,音乐家有一个比较规范的成才道路,但是你首先必须努力地融入当地社会,学会谋生、立足,还要保持自己艺术的独立性。艺术的成功首先是人有足够的个人经历,而艺术实践的路是非常漫长的,可能是终生的,”果敢说。